yuchancat

生命

不想死!

不想死!

我追逐生命,
嘗試捕捉它銀白的光,
但它輕快而飛躍著,我追逐不上它。

然而終焉之時,我卻發現自己在追逐死亡,

原來我自使始終在追逐安寧。

強受的繼姐姐寄信給強受的信(姐姐是助攻的設定

致親愛的繼弟弟:

許久不見小狼狗!
上次本姑娘見你時你還15、6歲,還被我倒吊在樹上鬧著玩呢。

昨天我在街上看到你跟在一個男人後面,不得不說你身材變好了,有肌肉,又有胸肌(我目測你胸肌有D了,不過沒我大就是了^ ^),皮膚也曬黑了,但你臉上那憨憨的笑臉卻不見了…

我想我如果沒猜錯,你一定是愛上他了。
因為你的眼神一直打繞在前面那個男的身上,沒注意到後面的騷動,我可是穿著開衩紅旗袍在你後面吸引到別人的目光呢!我還以為你回頭看發生什麼事呢!但你卻忽略那騷動,只注視他,我就知道你愛慘那個男人啦。

不過我真的不得不說那男人的顏值,那根本就是妖孽吧?!我都想叫法海收服那妖孽了!!不過論顏值的話,還是我最美呢~
不過我想你會愛那麼慘也不是沒道理,看你愛得那麼慘的分上,你繼姐姐我也沒辦法,只好到你家教你如何收服那妖孽唄!你看看你上哪能找到對自己繼弟弟那麼好的繼姐姐?人家都虐待呢!不信你問灰姑娘!

而且我推測你一定是愛他不只一年,而是很多年了吧!
不要小看我對你的認識啊!小狼狗!
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都能找到你藏的糖果和你的秘密基地?特別是你藏的黃書!

所以我明天會到你家教你啊!給我好好感謝吧!對了,不用特別出來迎接本大人,我可是有腳的!你乖乖在家等候我的大駕光臨吧!你家地址我知道,爸媽告訴我的,不用太擔心我迷路~那麼在你家不見不散啦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.S我明天晚上想吃土豆燉肉: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紅色風暴筆

改編自泰戈爾《漂鳥集》第一六零首

世界以痛苦親吻我的靈魂同時,卻也將你帶來給我。

我喜愛泰戈爾的詩集,特別是漂鳥集,有時會改編他詩詞的下一句,抒發最近的情緒

而這首詩其實是我想寫給我寵物。
若不是牠,我或許會放棄人的慈愛吧?

深海之魚(續)

被飛鳥驚艷的深海魚,嘗試與飛鳥搭話

深海魚問飛鳥“這根羽毛是否是你所掉落”
飛鳥說“確實是我的羽毛,不過我並不需要了”
深海魚詞窮了,他不知道要如何繼續搭話,然而看望天上的星辰,以及如同深海的夜空,他似乎在老家了

深海魚問“為何天上的星辰不會移動”
飛鳥說“我並不知道”
深海魚說“有魚兒說我的的光比天上的星斗還要好看,你要看嗎?”
飛鳥說“像你這種醜陋的魚,是能發出多美艷的光,能與天上的星斗相比,能與飛魚飛上海水時,所飛濺的剔透水珠美嗎?更何況是你那外表,就算在怎麼發出多美的光,也會被你醜陋的外表掩蓋”

深海魚終究是沒發出螢光,但他還是在同個時刻一直找飛鳥繼續向他搭話,而在一言一語的嘲諷中,深海魚知道飛鳥暗戀著飛魚

當深海魚看到飛魚躍上海面時,他知道他與飛魚之間的差異,於是他想試著找飛魚搭搭話,想試著撮合他與飛鳥

但當飛魚看到深海魚時,他驚嚇的尖叫逃跑,尖叫聲被飛鳥看到,飛鳥飛至飛魚前,以保護戀人的姿態,斥喝深海魚,並嘲諷他外貌醜陋,告訴他別將醜陋傳染給飛魚,並且抓傷了深海魚的一隻眼

深海魚便遊走了。
當夜幕低垂時,天上開始流星雨,深海魚便想起深海的魚群,想家的他便發出以久未發的螢光,在海上舞動著,如同從流星群中隕落在海里的流星

這副模樣被追來想為自己失禮的舉動,使深海魚受傷抱歉羞愧的飛魚所看到
飛魚如斯讚嘆著“海浪拍打礁石所翻起的浪花與那飛濺的剔透水珠,也比不上這隕落的星光”
但當深海魚聽到時心所想的是
“這隕落的星光也不及你那光鮮亮麗外表”於是螢光黯淡,不再有任何光,如同天上流星雨不再下般

飛魚對深海魚開始有了興趣,開始找深海魚聊天,而飛鳥盤旋在空中,深怕深海魚會對飛魚做出什麼事

人類來到這海域開始抓魚,而飛魚也是他們的目標,當飛魚被網子所困住時,飛鳥一直不停的攻擊人類,不讓飛魚補走,看在這眼裡的深海魚便用螢光吸引人類

人類被其吸引,便改抓深海魚,而飛魚也自然而然被放走

這是飛鳥第一次看到深海魚發光,但心急飛魚的他只看一眼深海魚便去找飛魚,深海魚乖乖的被人類抓去,他的命運不像其他魚類宰殺,而是放在魚缸,送給科學家

瘋狂的科學家為發現深海魚而瘋狂,他們從未見過深海魚,並為他取名stella。

Stella意指拉丁文的星

科學家不停的觀察、實驗著深海魚,奄奄一息的深海魚,被一位科學家的女兒放生,那女兒不願深海魚如此悽慘,被放走的深海魚發出螢光,並在船邊遊完一圈以示感謝便離開了

深海魚回到那片海域,飛魚見到深海魚非常的高興,有什麼比救命恩人還活著還要高興?飛魚這般想著
飛鳥見到深海魚還活著,不單單只是高興,更多的是羞愧與罪惡,當飛魚游走,只剩深海魚與飛鳥時
飛魚說“對不起,那時沒能救你”
深海魚說“如果真要道歉,不如答應我一件事”
飛鳥問“只要不傷害到飛魚,我都能答應”
“請當我七日戀人,這樣就一筆勾銷”深海魚背對著他講

飛鳥雖不願,但仍舊答應深海魚的請求。
雖然飛鳥不停的嘲諷著深海魚,但面對深海魚的淡然,也便作罷,便“乖乖”開始當深海魚的戀人

這七日就如往常似,深海魚自顧自的說話,而飛鳥只是一旁聽著,然而卻時不時回答一些問題,飛鳥沒在嘲諷深海魚,深海魚也終於看到早晨的晨曦,中日的艷陽,與一如既往的夕落和銀勾

最後一日,深海魚在夜空雲幕遮月時,發出螢光
飛鳥看到時便說“我要收回我曾對你說…”
然而話語未完時卻被深海魚打斷,
他說“你不需要收回那句話。我認同那句話,所以請你閉上你的嘴,乖乖看就好”

飛鳥便靜靜看著他,飛鳥發覺雖然沒辦法得到高掛空中的明月,但確有能陪伴自己的燭光,當飛魚想問深海魚是否願意與自己在一起時,
深海魚說“七日已終,那麼我們該離別了”
沒有任何吻別或擁抱,深海魚便潛入海里,徒留飛魚在天上。

潛入海里的深海魚實際上早無氣力,接受太多實驗反應和疲累,深海魚早已疲憊不堪,身體內部更早已像破碎的布娃娃,發出的瑩光更是他最後的氣力,深海魚到達深海的床底,一如之前在深海般,蜷縮在一起,如同回到母親子宮裡,等待死亡之翼的親吻,深海魚慢慢抬起頭看著深海中魚兒所發出的螢光,想起第一次到海面上的場景,正時日落月升……

深海之魚

深海之魚,居於千尺之下的深海,沒有名字,所以他自稱深海魚
深海的世界並非只是漆黑,有魚兒身上的螢光點綴這深海,如夜空的星辰,而深海魚身上的螢光最為燦爛

深海世界的魚兒,有些想去上面的世界,有些則想安居於深海,而深海魚則原是後者,是根潔白無垢的羽毛打消了他的念頭

看著羽毛的深海魚,對上面的世界開始有所期望,於是他銜著羽毛,慢慢游上,有許多魚被他的螢光所驚艷,卻被他詭譎的外表所嚇,但這也造就了奇特的艷麗

深海魚潛上時,正時日落月升的時刻,被太陽餘光所照射的溫暖,如深海螢光相似的星斗,被這這所有一切打動的他,也被盤旋於空中的飛鳥所驚艷

而這正是悲戀的開端

飛魚

我喜愛的愛人啊,別在笑了
你的嘲諷像拆信刀,慢慢的割劃傷害著我,卻從未給我致命的一刀,總給我保持一絲絲希望

我摯愛的愛人啊,別在來了
你的腳步聲像流逝的沙漏,使我漸漸驚懼不安,乞求這次的見面不是分離

我鍾愛的愛人啊,別在給我任何歡愛了
你的歡愛是場暴風雨,總將我傷破不堪,徒留一片狼藉,讓我慢慢收拾破碎的自己

我所單戀的愛人啊,我別無所求,只請求你給予我三字的謊言,說你愛我

我將給予你所希望,我將會自縊在你所不知,也想不到的地方默默消逝,只為你能得你所愛

我所信仰的萬物啊,我知道深海的魚妄想變成飛鳥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請求我能化作飛魚,與我所愛的飛鳥能飛翔於相同的海平線就好,只要我能看到他所看到的,或許我就能明白自己是怎麼作賤,妄求他的愛

觴狂

欲把月歌唱
未料烏雲遮
明珠雙淚光
提觴一飲狂

聊夢

我想我真的很喜歡夢中世界,哪怕夢裡的內容帶給我懼怕、緊張和不安之外,我想我還是喜歡的很。

你問我為什麼? 這個我想應該是夢中世界不像現實那麼的……嗯、該怎麼說呢?擁有實在的壓迫? 我知道聽起來像講廢話,但是對於我來講夢裡的世界等同與現實世界。

就舉例來說莊周夢蝶好了,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?胡蝶之夢為周與?夢若那麼真實了,我又該如何分清現實? 所以我情願把夢當成另個世界的我,醒來時為夢中死去的我泣涕著、欣喜著、怒罵著、煩悶著……

她又何不是我?只不過是一夜頃刻的人生。
有時候我真想見見莊子,想跟他喝茶聊夢、聊生死。

今天做了一個夢
在夢中,我被不知明的力量拖到一個廟裡,廟裡的土地公要求我關上鬼門,並告訴我有廟主會協助,那廟主和我一樣同齡,是個二八年華的美少女,身穿民國初期的旗裝,不似現代人,於是我拒絕幫忙,但是我被一陣強風吹倒,結果被吹到街道上,身旁還躺著廟主。
接著我們兩人發現土地公廟的門被關起,不論如何拍打門,那門就是不開。而我開始發現鬼怪開始陸續出現,他們在找尋我和廟主時,我也只能帶著廟主一起逃跑。

我們逃到一家百貨公司,我發現有一家店和百貨公司不搭調,那是一間由木頭建造,並且看起來陳舊,快倒塌的柑仔店。我讓廟主繼續逃跑,而我偷偷闖入那店,看那有什麼古怪。

我發現櫃臺後有一間房間,那房間很小,只能容納四、五個人,左手邊有一間更衣室,更衣室旁堆放五、六個氮氣桶,我推開更衣室的門,看到更衣室裡落地的大鏡子是一扇門,裡面還有許多房間,而無一例外的事裡面沒人。

我一間接著一間的找尋線索,我也能籠統的整理線索,這裡是某個類似兄弟會的組織密室,而這密會的宗旨是探討其他次元空間或靈魂之類問題。

鬼門就開在這密會裡的會議室,所以這也能解釋為何裡面沒人,結果我發現有鬼回來,那鬼也發現似乎有活人,於是我試著隱藏氣息不讓他發現,但我發現一件重要的事,我不會關鬼門啊!!!

然後我就驚醒了= =

我夢到我有一個愛人,我竭盡我所有的愛去愛他,每當我試著表現我的愛時,我都會在自己的鑰匙圈上串上鑰匙,而鎖頭則會給他,但他似乎不屑我的愛,他都會把那些鎖頭給扔了,並時常開玩笑我、玩弄我。

漸漸的我的鑰匙圈快沒位置可以串了,但他的鑰匙圈卻從未有我的鎖,
但不知何時有了一把銀色的鑰匙和一個眼熟紅色鎖頭。

我知道繼續下去只是在勞費解心神作的賤自己罷了,所以我要放棄他。

我把鑰匙給他時說:「我要放棄你,我的鑰匙圈太重了,我要換新的了,這些鑰匙你隨便處置吧。」

他說:「我們去紅房罷。你會重新愛上我的。」語氣冷靜,但手卻用力的緊握著我,強迫我跟他走,似乎不信一個深愛他已久的人會突然放棄他。

那紅房是個木屋,但外觀塗了紅漆,所以叫紅房,而我本身懼怕那地方,因為那地方似乎是關押人的地方。我撂倒他將他壓在地上:「我是個不喜歡將許多鑰匙串在手上的人,但因為你我才願意串那麼多鑰匙。現在的你只是討厭有人放棄你,特別是你討厭的人放棄,而這使你沒玩具或下人好差使或玩弄罷了!」我憤怒的吼著,宣泄一直以來所有一切的不滿。

他眼神開始悲傷的看著我,似乎自己才是沉重而深愛著我的人,而躺在他左肩旁他的鑰匙圈。銀鑰閃著光,紅色的鎖鮮紅似紅房的漆,我才想起那是紅房的鎖,或許他不知何時知道會發生這種事,亦或是他也喜歡上我、愛上了。我不想要再猜測了,我怕死這又是什麼玩弄或玩笑,我已經沒膽可以像以前一樣奮不顧身的去愛他,每天沉重的拿著鑰匙圈看著他並給他鎖,希望他的鑰匙圈上有自己送的鎖。

我不想要了,所以我逃跑了。
而我就夢醒了,我想起那銀鑰和紅鎖,是他喜歡的人給他的,而夢中的我只是個替身,從頭到尾都只是個替身。

我哭了,為夢中自己感到不值,因為他從頭到尾都知道自己是替身,但卻每次假裝忘記事實。我是如此希望自己的夢結局不要那麼殘忍,但我知道我自己的夢從來都不會有好結局。

但是我每次都會在隔天忘記,因為我要忘了“他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