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chancat

觴狂

欲把月歌唱
未料烏雲遮
明珠雙淚光
提觴一飲狂

聊夢

我想我真的很喜歡夢中世界,哪怕夢裡的內容帶給我懼怕、緊張和不安之外,我想我還是喜歡的很。

你問我為什麼? 這個我想應該是夢中世界不像現實那麼的……嗯、該怎麼說呢?擁有實在的壓迫? 我知道聽起來像講廢話,但是對於我來講夢裡的世界等同與現實世界。

就舉例來說莊周夢蝶好了,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?胡蝶之夢為周與?夢若那麼真實了,我又該如何分清現實? 所以我情願把夢當成另個世界的我,醒來時為夢中死去的我泣涕著、欣喜著、怒罵著、煩悶著……

她又何不是我?只不過是一夜頃刻的人生。
有時候我真想見見莊子,想跟他喝茶聊夢、聊生死。

今天做了一個夢
在夢中,我被不知明的力量拖到一個廟裡,廟裡的土地公要求我關上鬼門,並告訴我有廟主會協助,那廟主和我一樣同齡,是個二八年華的美少女,身穿民國初期的旗裝,不似現代人,於是我拒絕幫忙,但是我被一陣強風吹倒,結果被吹到街道上,身旁還躺著廟主。
接著我們兩人發現土地公廟的門被關起,不論如何拍打門,那門就是不開。而我開始發現鬼怪開始陸續出現,他們在找尋我和廟主時,我也只能帶著廟主一起逃跑。

我們逃到一家百貨公司,我發現有一家店和百貨公司不搭調,那是一間由木頭建造,並且看起來陳舊,快倒塌的柑仔店。我讓廟主繼續逃跑,而我偷偷闖入那店,看那有什麼古怪。

我發現櫃臺後有一間房間,那房間很小,只能容納四、五個人,左手邊有一間更衣室,更衣室旁堆放五、六個氮氣桶,我推開更衣室的門,看到更衣室裡落地的大鏡子是一扇門,裡面還有許多房間,而無一例外的事裡面沒人。

我一間接著一間的找尋線索,我也能籠統的整理線索,這裡是某個類似兄弟會的組織密室,而這密會的宗旨是探討其他次元空間或靈魂之類問題。

鬼門就開在這密會裡的會議室,所以這也能解釋為何裡面沒人,結果我發現有鬼回來,那鬼也發現似乎有活人,於是我試著隱藏氣息不讓他發現,但我發現一件重要的事,我不會關鬼門啊!!!

然後我就驚醒了= =

我夢到我有一個愛人,我竭盡我所有的愛去愛他,每當我試著表現我的愛時,我都會在自己的鑰匙圈上串上鑰匙,而鎖頭則會給他,但他似乎不屑我的愛,他都會把那些鎖頭給扔了,並時常開玩笑我、玩弄我。

漸漸的我的鑰匙圈快沒位置可以串了,但他的鑰匙圈卻從未有我的鎖,
但不知何時有了一把銀色的鑰匙和一個眼熟紅色鎖頭。

我知道繼續下去只是在勞費解心神作的賤自己罷了,所以我要放棄他。

我把鑰匙給他時說:「我要放棄你,我的鑰匙圈太重了,我要換新的了,這些鑰匙你隨便處置吧。」

他說:「我們去紅房罷。你會重新愛上我的。」語氣冷靜,但手卻用力的緊握著我,強迫我跟他走,似乎不信一個深愛他已久的人會突然放棄他。

那紅房是個木屋,但外觀塗了紅漆,所以叫紅房,而我本身懼怕那地方,因為那地方似乎是關押人的地方。我撂倒他將他壓在地上:「我是個不喜歡將許多鑰匙串在手上的人,但因為你我才願意串那麼多鑰匙。現在的你只是討厭有人放棄你,特別是你討厭的人放棄,而這使你沒玩具或下人好差使或玩弄罷了!」我憤怒的吼著,宣泄一直以來所有一切的不滿。

他眼神開始悲傷的看著我,似乎自己才是沉重而深愛著我的人,而躺在他左肩旁他的鑰匙圈。銀鑰閃著光,紅色的鎖鮮紅似紅房的漆,我才想起那是紅房的鎖,或許他不知何時知道會發生這種事,亦或是他也喜歡上我、愛上了。我不想要再猜測了,我怕死這又是什麼玩弄或玩笑,我已經沒膽可以像以前一樣奮不顧身的去愛他,每天沉重的拿著鑰匙圈看著他並給他鎖,希望他的鑰匙圈上有自己送的鎖。

我不想要了,所以我逃跑了。
而我就夢醒了,我想起那銀鑰和紅鎖,是他喜歡的人給他的,而夢中的我只是個替身,從頭到尾都只是個替身。

我哭了,為夢中自己感到不值,因為他從頭到尾都知道自己是替身,但卻每次假裝忘記事實。我是如此希望自己的夢結局不要那麼殘忍,但我知道我自己的夢從來都不會有好結局。

但是我每次都會在隔天忘記,因為我要忘了“他”

超喜歡heathers角色裡的Jason Dean (>///
heathers也有音樂劇,我特別喜歡"JD"(Jason Dean)唱的Meant to be yous
對於這種病態瘋狂又有魅力的角色,我總是無法抵擋,簡單來說我就是病嬌控(=w=)
只能說我永遠無法回歸正途_(´ཀ`」 ∠)_ 

叛逆時期的美代子小姐,那時的她時尚蠻前衛的=w=

完全中毒了,連故事劇情都想好了,暴牙之鶯鶯美代子小姐的毒牙真厲害_(´ཀ`」 ∠)_

美化版的暴牙之鶯鶯美代子小姐,還是離不開她的口頭禪啥小=w=(應該是暴牙和腮紅吧?!